来源:我是艾小羊ID:qingchangaixiaoyang  

 01 

最近一期“十三邀”姜文做嘉宾。许知远问他,你的人生有什么失败吗,姜文说有啊,我跟我妈的关系。

·23岁与中国最红的女明星谈恋爱。

·今年55岁,功成名就,金鸡、百花双料影帝,台湾金马奖最佳导演。这样的男人,遇到的问题竟然与你我一样。

在采访里,姜文说了两件小事。

一件是他考上中戏,兴冲冲地告诉母亲,母亲把通知书往旁边一扔,说你看你衣服还没洗呢。姜文就去洗衣服了……

后来他出名了,别人家的孩子赚钱,给父母买房,姜文也给母亲买了房,但她妈不愿意去住。

今年3月,母亲去世,两人失去了和解的机会。在访谈中,姜文很不甘心地说:我妈是3月份去世了还……

这个访谈戳中我的点是,我也曾经活在我爸的差评里,总想向他证明,却始终未遂。

高二上学期,我学渣逆袭,考了全班第一。拿回成绩单,我爸轻蔑地说:

此后的各种考试,我心里总有两个小人打架:

A说:我一定要好好学习,证明给我爸看。

B说:反正怎么努力都没用,算了吧。

我大学选修心理学,跟年轻有为的男老师成了朋友。他说中国父母过于强调外力驱动,而忽略一个人真正变好是自我驱动的结果。

中国传统意义上,没有心理学,只有成功学。

所以传统的父母,不会觉得孩子快乐是一种成功,一家人彼此相爱是一种成功,他们为孩子设定的幸福永远是追名逐利,“比别人强”。

在利益驱动下,中国父母特别悲壮地发明了打压式的亲子关系:你恨我没关系,只要你有出息就行了。

他们永远不去想,一个功成名就的人,心里藏着对父母的怨恨与遗憾,得有多痛苦。

我工作后,经常给父母买礼物。我爸每次的态度都是你买的这是啥东西,又乱花钱。

我不断告诫自己不要在意父亲的态度,并且一度以为走出了他的评价体系。

然而父亲60岁生日,我给他挑礼物,塞了半个淘宝购物车,还是无法决定到底买什么。

晚上做梦,给我爸买了个按摩椅,他刚坐上去,椅子就融化了,在跟椅子一起消失之前,我爸奋力喊了一句:你看你买的是什么破烂玩意儿!!!

我吓醒了。

那个生日,我没买礼物。我对父亲说,反正买什么你不都高兴。当时他脸色很不好看。

经历了几年冷战。我第4本书出版,父亲主动打电话给我,说你的新书我看完了,写得不错。

去年我终于给他买了按摩椅,他搓着手说:哎呀这么贵的东西。

我以为接下来的一句是,你又乱花钱,但他想了想,说:

昨天我在小号写了一篇文章《开心的秘诀就是死心啊……》,我与差评师父亲的和解,是从我对得到他的好评完全死心开始的。

即使父女一场,我也没有义务始终活在他“扎心”的真话里。

有个寓言故事,讲一个瘦小的男孩,从小失去父母,但一只小鸟每天在他窗前说,你是世上最高大威猛的男人。

男孩长大后,真的成了小鸟所说的那个高大威猛的人,当上将军拯救了国家。

知乎学霸王诺诺在《不可说》里对话整容女神吴晓辰。

·

·

这种“打击教育”造成了王诺诺拧巴的世界观。这也是《不可说》那期节目播出后,她成为最大槽点的原因。

她一方面享受美丽带来的便利,另一方面害怕别人讨论自己的颜值。

无法接受自己平凡的外表是一件可怕的事,更可怕的是,连自己的美与优秀都无法接受。

它使人活在自我评价偏低的困境里,在自卑与自负两种极端情绪中摇摆。

改造差评师父母难于上青天,强势和威严是渗透在他们骨子里的东西。

他们既不相信子女的自我意志,也不相信爱有摧枯拉朽的力量,他们只相信威-信和孝道;相信人一旦成为父母,就戴上了永远正确的光环。

一个读者,想辞职去大城市工作,朋友、恋人都支持,她却没信心。

我问她是不是遇到过大的失败与挫折。她说:“我人生最大的挫折是父母对我的打击。”

我决定一定要说服她,离开父母,去大城市闯一闯。

驯良的子女与差评师父母之间,需要一次身体或者心灵的出走。

我们努力赚钱,拼命工作,遇到对的城市,好的爱人。

我们去喜欢的地方旅行,吃美食看美景,购买昂贵或者精致的东西。

所有的所有,都是为了找寻自我。

找到那个真正能够激发我们内心深处愉悦开关的点并把它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里,再也不松开。

注:

(1)很喜欢一位教育家曾说的话:“中国式教育不是缺钱,而是缺爱。”父母唯有打从心里爱孩子,支持孩子,给孩子爱的教育,孩子才能茁壮生长!

(2)我们不能改变父母,却可以改变自己,父母也许不完美,但我们也要学会理解他们,因为他们也许在成长中也经历了被打击被否定,真正的强大不是去责怪父母,而是善待他们,然后和自己和解。

本文原题:《姜文:不被父母肯定的人,都不自信》

作者简介:艾小羊:复杂人生的解局人,品质生活的上瘾者,专治各种不高兴。代表作:《活成自己就好了》。公众号:我是艾小羊(ID:qingchangaixiaoyang),微博:有个艾小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