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真人真事。

“我解脱了,妈也解脱了。”在一所监狱内,杀-死自己妈妈的儿子对记者如此说。

那天,累了一天刚回到家的妈妈见到儿子在看电视,像往常一样骂道:“你还看电视,我告诉你,我不会给你第二次考大学的机会,你要考不上大学,我就打断你的腿!反正你是我生的,打死也没关系!”

奇怪的是儿子今天没有辩解,他恶狠狠地盯着妈妈,曾经的狠话与如今的训斥交叠,一直在母亲的重压下生活、本来就有满肚子委屈的儿子,只觉脑袋里紧绷的弦顿时“崩”地断了。

他走出门口,操起放在门口杂物柜上的榔头,对着母亲的后脑就是一下猛击。他边哭边打,一下、两下、三下……直至母亲再也没了声息。

因为害怕,他没有打120,使母亲失去了一丝抢救回来的可能。

“我也不知道自己打了几下,我很害怕,我怕她醒了以后不理我……我想把她送医抢救,但她没有动静了。”

在外人眼中,17岁的儿子品学兼优,勤奋好学,乐于助人,完全想不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情。

为什么孩子会做出这样的事?

心理学家说,每个人的心理都是一座水库,它是有容量的。有些能量压抑过多,负面情绪装得太满,人的状态就会决堤。他们将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变成什么样的人。

有媒体报道,被害的母亲情绪极其暴躁,情绪控制能力特别差。或许正因如此,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传统的儒释道经典都有说到,我们的思想、感受、欲望都不一定是我们自己的,其实都在虚空中。情绪也一样,它是一股能量,漂浮在人与人的关系中。有些杀伤力特别强的,变成了情绪垃圾。

妈妈无法处理工作带来的情绪垃圾,回家倒在儿子身上;儿子不是情商达人,只好全盘接收多少家庭矛盾悲剧的发生,正源于彼此无法及时清空自己的情绪垃圾。

曾在网上看过一个故事。

有一位开杂货店的老板娘,性格温和又会做人,生意一直很红火。

有次她临关店的时候遇到一个难缠的顾客,对方不停地挑剔、要求退换,换了好几次,还是不满意,最后还说要投诉她,东西也没卖出去。

存了满肚子火气的她关店回家,快到楼下时想起自己要高考的女儿以及工作比她更受气的丈夫,于是先在楼下深呼吸几次,把火气都丢掉,等情绪平定了才上楼。

她没有把怒火带进家门,因为她知道这样做有可能会伤及家人。

台湾作家卢苏伟说:“我每天回家时,都会在门口准备一份好心情再进门。”

门外是充斥着喜怒哀乐、光怪陆离的世界,门内是你那理应温馨而和谐的家。

一扇门,隔断的不仅是空间,还应包括你的情绪。

我们看日剧会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日本人有一个习惯,不管家里有人没人,都会喊一声:“我回来了!”

这是一个提醒自己角色切换的好方法。

从这一刻起,你不再是那个在职场上拼搏的劳动者,而是这个家的一名成员。

大学宿友阿青,从事的工作同事间竞争大,压力也大。她每天下班前,都会把自己这一天的所有经历事无巨细地写下来,然后撕成碎片扔进垃圾桶。

她说:“仿佛所有的坏心情,都随着碎纸,被我丢到垃圾桶里了。”

有时候,她的心情实在是太过糟糕,在进家门前,她会在楼下的小区花园里放空脑袋,安安静静地独坐几分钟,或者听几首舒缓的音乐,直到心情恢复平静,才会回家。

有研究表明,情绪垃圾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你能将其管理和清理。

除了写下烦恼然后撕掉、一个人静静地独处、听音乐之外,你还可以尝试:

和自己聊聊,或者向宠物倾述。这是一种最简单的减压的方式。把所有事情都憋着,只会越来越糟,倾述,就是一种发泄。

和自己说话,不仅能够保密,还会在自己心理上产生一种应激反应,中和情绪。

跟宠物倾述同样能够保密,保留私人空间,而且它们的蹭蹭舔舔的反应,容易让你觉得它们是懂你的,它们正在给你安慰。

踢足球、打羽毛球、游泳、爬山等运动,在锻炼我们的身体、挥霍体力的同时,我们也是在释放掉我们的情绪垃圾,缓解压力。

多点笑容给最亲的人,笑是会传染的,你的笑容,将温暖整个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