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碰过一种人,叫做“老子高兴,你的感受/想法/需求,关我屁事?”

大一是我多年前的一个朋友,当时我正火热的展开一个项目,时间非常急迫,我的项目经理小方也是压力很大,因为他第一次接手这样的项目,所以我们是焦头烂额、紧锣密鼓的在进行。

我介绍大一和小方认识,大一看到我火热热地在做这个项目,一时兴起,自己也想做一个,而且就要小方做他的项目经理。

我觉得挺好的,我跟小方也是项目合作,做完之后他做大一的,我很乐见其成,我始终都是朋友间的桥梁,不知道撮合了多少合作与姻缘。但是我很慎重的告诉大一,可不可以等我们一个月,等项目上了以后再跟小方谈他的项目?因为这个项目需要很多创意,小方需要全神贯注地在我这里。

大一嘴上说没问题,但他接下来立刻就发了很多自己项目的素材和他的想法给小方,还要求小方给他反馈意见,在微信上一直找小方聊。小方最后告诉大一,他实在无法兼顾,只能等手上的项目完成后才能去帮大一。我觉得有点错愕,问大一怎么回事。

大一说我不懂商业规则,小方又不是24小时卖给我,而且小方也不是没有机会碰到别人的邀约和诱惑……我情感绑架他,不要他碰小方,我真的懵了。

大一后来还直男癌发作,生气了。他说我和他在“侵占资源“这一块的认知不同。我真的不觉得大一邀请小方去做他的项目是在侵占我的资源,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小方分心呢?我们的项目既是体力活儿,也是创意活儿,你这一点都不能体谅吗?

我也生气了。

说大一自私、自我中心,完全不顾别人需要,他就不和我来往了,一般人都听不得大实话的。

最近因缘际会认识了一个在上海一家国际大公司工作的美籍华人,就叫他大二吧。大二颜值颇高,经济收入也可以,单身,小我几岁(快五十了),不会说中文,所以不会太了解我的背景(这是好事)。

我们聊了几次,感觉还可以,但是他愈来愈热烈,每天发微信早晚问安就算了,还写长长的电邮给我,并且总是说,我非常期待你的回应。

平常我还能应付,但是当我的话剧进入最后紧锣密鼓阶段的时候,我有点应付不过来了。在身心压力都很大的状况下,谁有心情跟一个没有见过面的男人聊风花雪月呢?

我心里已经对这个需求过多的巨婴产生反感了。

话剧公演那几天,忙得不亦乐乎,最主要是全身心都投入在其中,大二照样发微信和邮件来,我看都不想看。话剧演完了,第二天,我忙着处理因为搞话剧而积压的各类事情,当然也是心力交瘁,一刻不得闲。到了晚上,我想起了答应大二要问一件事情,已经有回音了,我就告知他。

大二很快就回信,劈头就口气不善地抱怨,说他发那么多信给我,我都不回,我是女王,不在乎别人的感受……还说,我相信你会找到你想要的男人的,一副要绝交的样子。我就说对不起让你不舒服了,我也祝福你,你也会找到你心目中的理想女人。那这件事还要不要我帮你问?他说,可以,但是他要直接联络,不要通过我。

当时我已经非常累了,但我想有始有终,就去帮他问对方的联络方式。没想到他又发短信过来说:“不要了,我这件事都不想要了”。然后又是口气不善地继续数落我,我忍不住回他说,你真的好needy(需索),他火大了,说:我?needy?让我好好跟你说道说道我是怎么样的人。

我秒杀地把他拉黑了。

拉黑不删除是因为删除对方之后,对方还可以要求加回,拉黑就无法提出要求了,彻底不受打扰,耶!

大三是我的前夫,他也是属于这种:

你明确地告诉他你要什么、不要什么,他还是我行我素的,根本不会理你。

非典那一年,我们飞到美国他父母家过暑假。我一到就生病了,喉咙痛。大三热烈地展开第二天就要出去旅行的规划,要去七八个地方,意思就是,需要换七八次酒店。

那个时候小孩才六七岁,大三对家务、小孩都是甩手掌柜,所以小孩洗澡、换衣服、打包、吃喝等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在管。在北京有保姆,没有问题,在美国,我一个人得要挑起来这些事情,而且我又生病了。

我含蓄地暗示大三我不想出门旅行,我不舒服,生病了。大三完全无视我的请求,执意要出去旅行。一路上我们当然非常不愉快,到了拉斯维加斯,我爆发了,明确地告诉他,等孩子上大学我就要和他离婚,我心里对他已经关上门了。

大三当然不会听进去任何我的话,最终,我还是离开了这个外表看起来忠厚老实的男人。

现在我回头看这三个人,我完全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们就是舒舒服服、正正当当、光明磊落、理直气壮地在做自己,没有任何错。

对大一,我心里就明白这是一个不会顾及别人需要和感受的人,但如果他有其他作为一个朋友的好处,又愿意和我维持友谊的话,我可以继续,但不需要有任何期望,只享受他可以提供的东西就好。

而大二,是准备发展亲密关系的,就不必了。这种巨婴型的人物,只会需索,眼里是没有别人的。 

我自己现在一个人过得这么好,如果这个男人不能为我的生命加分,那对不起,我不会因为需要一个男人而再委屈自己了。以前曾经这么做过,发现得不偿失。

大三,如果我回到十五年前,我会好好和他说,亲爱的,我知道你想带着大家出去玩,可是我真的不舒服,不想出门。大三会生气,会骂我,而我只会温柔地坚持,说,“抱歉,如果你还是决定要去,你就带着爸妈和孩子们去吧,我留在这里休息。”

他能把我怎么样?

我是个成年人了,谁也无法勉强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为自己负责吧!

但是当时的我,不敢在公婆面前吵架,不想忤逆老公的意思,只能不断地隐忍,自己委屈、憋屈,最后完全失去对大三的兴趣,只想逃离。

我发现我现在能够自在地享受单身生活的最大原因,就是看清楚,没有任何人可以提供你想要的情感需求。

你就是必须要放弃期待从他人那里获得同理、共情的需求(是放弃期待,不是放弃需求,因为需求不是说放就能放的),知道任何人都没有义务要为你这么做,你要靠的是自己。

这样一来,反而我发现,我的父母、孩子、朋友,都给了我很多感情的支持,只因为以前我有需索,觉得他们给的方式不是我想要的,或是给的不够,就会觉得委屈或孤独。

现在,

我会珍惜每一个朋友给我的善意,珍惜我的家人,不再视任何事情为理所当然。

当然,当我的家人、好友无法按照我想要的方式回应我的时候,我的宽容度就更高,更能理解、接受了。

这是一段漫长的旅程~

···

作者|张德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