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读者给我写信,说觉得自己有亲密障碍,具体情况如下:

对于刚刚认识的、认识很久的(如十年以上的老同学),甚至是家里的亲戚朋友,她都几乎没什么联系;而哪怕是身边的老公,也是除了孩子的问题,便再无其他沟通,经常陷入“他玩手机我看书”的局面。

我的这位读者在来信里说,感觉自己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觉得自己很差劲,谁都不想联系,一点活力都没有。

希望我能写篇文章,告诉她到底该怎么办。

其实不止这位读者,也有一些其他朋友给我留言,问一些类似的问题:

为什么在社交场合很紧张?

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同事不待见我?

为什么我不太敢跟别人表达自己的真实意见?

这所有的问题,其实在本质上都指向了一个共同的需求:

我们渴望与他人亲密。

但,这又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们会如此渴望与他人的亲密?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尝试做一个思维实验:

假设你误食了一种食物,然后变成了”隐形人“,你依然可以自由地穿梭在这个城市当中、感受灿烂的阳光,呼吸新鲜的空气,品尝美味的食物……唯一不同的是,你周围的人都看不见你,他们不会跟sayhi打招呼,也不会坐下来陪你聊聊。

想象一下,你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很孤独,是不是?

你很渴望他们看见你,对不对?

你会发现,原来与别人之间建立一种联系,是和阳光、空气、水、食物,甚至自由,是同等重要的东西。

这就是我们渴望亲密的原因:因为它是一种本能,它能确认我们的存在,能够帮助我们抵抗孤独、死亡等最根本性的焦虑。

弗洛依德在把人的自我分为三个层面:

本我、自我、超我。

我们可以把这三个自我理解成为:

本能的我、现实的我、理想的我。

·本能的我,就是生命最初的,那些不曾被我们清醒意识的自我;

·现实的我,就是此时此刻的你,它是不断流动变化的;

·理想的我,就是你将来希望成为的样子,它并非恒定的。

之所以说渴望亲密是我们的一种本能,就是因为亲密在我们的生命之初,给『本能的自我』带来很多好处:

当我们还没有降生到这个世界,我们通过”脐带“与母亲建立亲密关系,我们从母体内获取养分,然后自然生长,到呱呱坠地,所以,通过亲密,

我们获得了第一重好处:生命。

当我们哇哇地第一声哭泣,赤身裸-体地来到这个世界,我们通过身体与母亲建立亲密,母亲抱着我们,喂养我们。这是亲密带给本能的我们的

第二重好处:生存。

当我们能睁开眼睛,好奇地看待这个世界,变身一个小婴儿的时候,我们通过情绪与母亲建立亲密,哈哈大笑或者哇哇大哭,以便获取母亲的关注。这便是亲密带给本能自我的

第三重好处:情感满足。

所以,在我们生命密码的底层,亲密赋予了我们生命、生存和意义,它是如此地重要,我们自然也就会本能地去寻找和追逐亲密。

既然,渴望亲密,就像我们渴望空气食物水一样,是一种本能,那为什么我们能自由地决定自己吃什么用什么,却无法自由地发挥自己亲密的能力呢?

秘密就在于,亲密不是可以单独存在的物品,它必须要”寄生“在关系之中,也就是说,我们只有通过关系,才能获取亲密。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无非要处理三种关系:

1.我与自己的关系;

2.我与他人的关系;

3.我与世界的关系。

那么,亲密,要从以上的哪一种关系获取呢?

让我们回到我那位读者的来信,从她的信中,我们不难看出,她对所有的亲密的渴望都指向别人: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

是的,只有在与他人建立关系的过程中,我们才能体会到亲密。换句话说,亲密之所以会出错,

就是我和他人之间的关系出了错。

写到这儿的时候,我想起了另外一个人,陈大栗(化名)。

陈大栗找到我的时候,境遇和这位读者有点类似:

没有任何动力和其他人联系,

除了朝九晚五的工作,

几乎处于零社交的状态。

她说,她的世界非常非常安静,安静到每一个夜晚、每一个周末,都不会有电话声响起,即便“滴滴”了两下,也一定是10086或者骚扰电话。

她说,她有点

害怕

这种安静。

我问她说,既然你很不喜欢这样,那为什么你不和朋友们联系呢?

她回答说,因为她们都结婚了生孩子了,而且日子也都越过越好,但是我35岁了还单身,而且工作也没什么进展,觉得和他们联系,没什么好说的,也会很没面子。

我继续问她,如果你现在结婚了,有很爱你先生和可爱的孩子,也有一份正在上升期的工作,你会和朋友们联系吗,譬如约他们一起聚会啊、野餐啊之类的?

她想了想,跟我说,也许会吧。

通过这段简短的对话,你是不是明白了什么?

是的。在『我和他人关系』之中,『他人』并没有做错什么。别人结婚、生孩子、工作升职,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他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关注你,你就自己把亲密的门给挡住了。

所以啊,

真正出错儿的,并不是『他人』,而是『我』。是自己,通过他人,照见了对自己的不满和嫌弃,是自己无法接纳自己糟糕的样子。

就好像陈大栗,她理想中的自我是有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和一个高收入又体面的工作,最好还有几个能让她沉迷的爱好,但现实却是,工作不顺,爱情没有,爱好归零。

当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候,没有对比,她就不会看到对自己的不满,她会感觉很安全,所以她就把自己隔离。

但是本能的自我在抗拒孤独、寻找存在,所以又提醒她要去建立亲密。

本能自我、现实自我以及理想自我,三者之间发生了冲突,这种冲突,让陈大栗觉得”哪里好像不对“,”我很害怕这种安静“。

这就是,我们和别人无法建立亲密的根本所在。

想提升和他人的亲密关系,本质上是要整合内在分裂的自我,提升自我的悦纳程度。

你可以尝试从两方面努力:接纳真实的自我,努力实现理想的自我。

1.接纳真实的自我

大概是在四五年前的时候,因为生活中发生了一个比较重大的变故,我得了抑郁症。

其实在最初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得了抑郁症,我只是觉得自己的情绪不是那么高涨,面对别人的邀约,也都不是很热情,喜欢一个人呆在家里,发呆。

我记得发呆最长的一次时间,是我坐在沙发上,足足坐了4个小时,一动不动,什么也不想。

后来,我拒绝社交,然后失眠……直到脑海里萌生出“活着真没意思,不如死了算了”这种念头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严重了。

我去了医院,开了抗抑郁的药物,然后把自己的状态告诉了我的母亲。

失眠得到了缓解,但是我的情绪并没有随之变得高涨,我还是沉浸在对自我的彻底否定当中,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有一天傍晚,我妈拉着我走到了小区楼下,她指着来来往往的人,对我说:

“从现在开始,你数一数,从我们面前经过的10个人,你告诉我,你觉得自己,比她们谁差?”

母亲的这句话,好像宿醉后的老陈醋,让我一下子清醒了。

说这个故事,其实想要表达的是,

·

顺风顺水的时候,我们会感觉自己简直天下无敌,棒极了;

·

诸事不顺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怎么这么糟糕,太差劲了。

但是,你知道吗?这些都不是事实,或者说都不是完整的、真实的你。

你的存在,一定有暗淡的部分,但是也一定有闪闪发亮的东西,不要因为一时的不顺,就把发光的自己湮灭掉。

学会在不顺的时候,去找到自己发光的部分,让它给你力量,给你滋养。

2.努力实现理想的自我

说回抑郁症的故事。

和母亲的对话之后,我在第二天恢复了之前的跑步习惯,每天傍晚,在隔壁的公园里,坚持跑5-10公里。

因为并不是惯性的持续,而是为了改变状态做的主动选择,所以最开始很艰难,有的时候情绪并不是很好,但是我还是强迫自己去坚持跑步。

有过跑步经验的人可能会知道,跑步之后,我们会变得很轻松,心情也会变得愉悦。所以,即便情绪很差,通过持续不断地坚持,我的状态确实发生了变化,开始恢复了积极的视角、开始有了与这个世界发生连接的意愿。

我的意思是,

想要活出理想的自我,你总得去做点什么。

哪怕每天坚持40分钟的运动、每天背诵30个单词,每天坚持读10页书……总之,去做点什么。它或许不会让你的生活马上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至少,你比昨天更好了一点,你离理想的自我又进了一步。

人生那么长,不要急,也不要慌。

但是终归是要开始。

开始一点点地努力,开始去爱不完美的自己。

作者:杨思远混过外企、干过媒体、止于心理。一个在用生命码字的人。公号:胡慎之(hushenzhix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