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3日,我失去了你。在我人生最低谷(癌症)时,你无微不至,不离不弃。在你人生最低谷时,怕连累我,安排好我一年的生活,悄悄离开,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从那开始,我害怕信息无回复,电话无人接听。每天回到家门前,总给自己一个希望,打开门的那一刻,你已在家里等着我。后来,每次进屋,首先满屋搜索一遍,看看是否有你回来过的痕迹。每天睡觉前,告诉自己,等我睡着的时候,你会偷偷回来看我一眼,因此从未失眠。再后来,我对自己说,你就在不远处,默默地关注我,悄悄守护着我,不曾离去。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像螺蛳姑娘一样偶尔给我做顿饭,洗好衣服再离去。渐渐地,我只能通过梦境感受你的存在,无数梦里缠绵醒来即成空。

每次现实将梦境撕裂,就是残酷地将我生吞活剥。一年后,刷完你开的最后一次汽车养护卡,我意识到,你不会回来了。开着车在广州的高速路上,一路哭到桂林。还有一次,我正准备开始一场大型讲座,收到你卷入某个案件中已被谋害的错误信息,我屏蔽内心所有感受,坚持完讲座,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整整一天不能动弹。之后,没有消息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消息。

在一次精神分析督导课上,有几个人坚持质问我:“既然爱,为何不找?”是呀!纵然生活有万般无奈,既然爱,为何不找?我无法做到抛弃所有生活的责任去完成爱你,至少证明我不够爱,我没有做到像你爱我那样爱你。在道德的监督下,我被爱审判:我不配拥有爱,无力挣脱,无力还手。就这样,我被爱判处终身孤寂。

直到有一天,有个声音对我说:“我不希望你孤独终老。”我才明白,你那么爱我,一定是希望我幸福,而不是让我带着内疚自我放逐。我仍值得拥有爱,因为我一直拥有。承认我没有你爱我那么爱你,不需要再去证明什么,原谅我不够爱你,原谅自己。

当爱带着内疚就会变成审判,当爱带着原谅,就可以刑满释放。我要离开这段感情了,余生很长,长到足够再找个有趣的灵魂,相伴一生。带着曾经的温暖,祝福彼此,余生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