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是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来。无论你是已婚者,还是将要结婚者,记着,关爱对方就是关爱自己,好好爱你的爱人,他(她)是给你最多的人,因为他(她)中有你,你中有他(她)。如果有一天互相伤害了,那就让他(她)自由去吧。一个人未毕是坏事。

婚姻是一座建筑,以爱情为原料的婚姻是一幢漂亮的别墅;以金钱为原料的婚姻是一间用钞票砌成经不起风吹雨打的纸房子。

婚姻是一项投资,爱情相当于注册资金,结婚证相当于营业执照,婚礼相当于开业典礼。至于收益如何,那要看甲乙双方的合作情况了。

婚姻是一道方程式,这是一道幸福和痛苦组成的一元二次方程。最理想的得数是幸福大于痛苦,最糟糕的得数是痛苦大于幸福,最普遍的得数是幸福等于痛苦。

婚姻是一局围棋,双方的段位越近,棋局切磋的时间就越长。这种段位包含了学识、修养、性格乃至出身等因素。

婚姻是一件瓷器,做好它很费事,打破它很简单,而收拾起那些碎片又很麻烦。因此,我们应该牢记包装箱上常有的那种提示:“轻拿轻放,切勿倒置”。

婚姻是一台冰箱,它的目的是为爱保鲜,但结果是把爱情放凉或冰冻了。

婚姻是一道菜肴,丈夫喜欢吃咸的,于是只管往里面放盐,妻子喜欢吃甜的,于是只管往里边放糖……如此这般,当这道菜出锅后,他们谁也没法吃了。

婚姻是一款果品,有的婚姻像橘子,剥开哪一瓣都是甜的;有的婚姻像椰子,挺大的壳原来里边没有多大甜头。

婚姻是一座桥,相依相拥走上桥头时是青年;手牵着手走在桥上时是中年;相互搀扶走下桥时是老年。

婚姻是一双鞋,鞋子舒不舒服,只有脚知道。无论什么样的鞋子,最重要的是合脚;无论什么样的姻缘,最美妙的是和谐。

婚姻是一只风筝,风筝分几步:第一步:要做风筝。用竹子做骨,骨要硬,还在韧,这骨是什么?是爱,不掺任何杂质的爱。

第二步:修饰。风筝做好了,要给风筝上色,在配置彩色的尾翼。如此,风筝才美,才有魅力。婚姻亦然,爱是基础,但只有爱还是不够的,还要有形式,一束玫瑰、一个惊喜、一场舞会、一次旅游……于是,婚姻才能更长久。

第三步:放飞。风筝天生是要飞的,在高天流云间展示它的风姿。婚姻也要有自己的空间,没有空间的婚姻会窒息。但空间不能无度,线要在手中抓好,一旦松手,风筝也会飘逝。

第四步:养护。岁月会磨蚀风筝,因此,风筝要经常养护,哪个地方松了,加固;颜色旧了,涂上新的色彩……婚姻也一样,要用爱不断给婚姻注入新的生机。

婚姻如“碗”,新婚,是一只精致的彩绘碗,玲珑剔透、玉润珠圆,让人爱不释手!

纸婚,是一只褪色的碗,光泽暗淡、瑕疵毕现。

银婚,是一只名贵的素花碗,岁月为它增值,呵护使它越来越完美!

金婚,是一只古董碗,不再用来盛饭,放在任何角落价值都不会改变,让人用心感悟充满感动和赞叹!

试婚,是一只租来的玩,付了租金却没有归属感,端起碗就端起时限,心中总嘀咕:是聚还是散?

重婚,是一只偷来的碗,用的时候提心吊胆,一但败露,既丢了饭碗,也没有了自由!

离婚,是一只打碎了的碗,惋惜、无奈、痛苦、放弃时泪流满面!

复婚,是一只锔上的碗,虽然可以照常使用,但那疤痕却历历在目,隐隐作痛!

婚姻与“人”,走进婚姻的两个人,相当于“人”字的一撇一捺,如想和谐美满,就不必争长论短。

有实力的长者做撇时,不要骄傲自满,妄自尊大;-相对薄弱的短者做捺时,也不必自惭形秽,妄自菲薄。

撇要立得起,捺才有依靠,捺要稳得住,撇才得安心。

“人”字上部合得拢,男女心往一处想,“人”字下面分得开,人格独立互欣赏。

撇捺扶持支撑,男女多些爱心。撇捺太过自立,成就光棍两根。

婚姻如“车”,婚姻好比一辆车,刚买来新车时,你特别注意保养爱护,拧拧螺丝,点一点油,每日洗擦的一尘不染。

可无论你怎么保养,车总会出些这样那样的问题.

于是你懒得保养,干脆随它去……随它去可不是办法,还是要注意保养。

总之如果把婚姻看清楚,人们遇到事情就会不再急躁,冷静对待每一件问题,慢慢找到解决的办法。祝天下的有情人幸福美满。